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侠博客

天堂在左边,人间在中间,地狱在右边。

 
 
 

日志

 
 
关于我

昨日之我,已经寂灭。 明日之我,相未生成。 今日之我,呼吸之间。 活在当下,阿弥陀佛。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作者: 卢麒元《史灭矣,英雄落魄,国家岂能不危!》  

2014-11-21 23:22:1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 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前辈们节衣缩食,积聚了巨大能量,后辈不懂得敬重,反而轻薄诋毁;共和国后三十五年,宵小们贩家卖产,折腾出一点儿转头瓦砾,后辈们却窃以为喜,而不知祸伏其后。史灭矣,英雄落魄,国家岂能不危!
略论经济史史论原则 

 卢麒元

我国素来以史为教。一部《春秋》 ①,伦理教化尽在其中矣。

我国政教合一。历来治国者尤重修史,修史而塑造人民的意识形态,形成不教而伦理肃然的法外道德教化。

国不亡,因为有史。

共和国史,乃共和国立国之本。

政府不修史,却不能阻止他国修我国史,更不能阻止权贵传言成史。青年不可能不读史,无正史则只能接受野史。政府不修史,则无异于放任权贵篡史,则无异于认同权贵伦理,则无异议于认同权贵立法,则无异于自觉放弃主权和治权。呜呼,吾未见不治史而能治国者!

共和国经济史,乃共和国史之主体。

经济史史论,必须要有公允的立论原则。

经济史是现代经济学在史学中的具体运用。经济学理论就自然成为经济史史论的重要原则。运用什么样的经济学理论,就会有什么样的经济史史论。而经济史史论,则意味着对制度的历史性评价,也意味着对政治人物的历史性评价。当然,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才能规划共和国的未来。

物理学已经从牛顿定律进化到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经济学也已经从重量法则进化到了能量法则。经济学的重量法则,是指对经济活动的物质总量进行衡量的原则。工业化初期的重量法则侧重于钢铁产量,中后期开始重视GDP(国内生产总值),我国至今仍然是一个注重重量法则的国家。西方经济史学已经更重视能量法则,他们抛弃重量法则超过半个世纪了。经济学的能量法则,是指对经济潜能的综合水平进行衡量的原则。国际上主要流行四种衡量方法,克劳斯·克诺尔(Klaus Knorr,1956)最早提出综合国力方程②。克劳福德·哲曼(Clifford German,1960)提出国家实力指数方程 ③。维·福克斯(Wilhem Fucks,1965)提出非线性国力评价方程④。雷·克莱因(Ray Cline,1975)提出更为系统的国力评价方程 ⑤。美国兰德公司泰利斯等学者首次提出了在后工业化时代衡量国家实力的方法 ⑥。他们认为传统的指标和方法无法反映信息化条件下的国家实力。西方发达国家摈弃了重量法则,而使用能量法则评价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由此而延伸出再工业化的崭新理念。我国主流经济学家,邯郸学步于西方古典经济史史论。他们用重量法则来评价共和国的经济史,他们将共和国前三十年经济史捣成了一团浆糊。胡鞍钢们和他们推崇的安格斯?麦迪逊(英语:Angus Maddison,)⑦就是重量法则的经典代表,在他们的中国GDP经济史叙述中,共和国前三十年前不如民国,共和国前三十年后不如改革,他们用GDP经济史史论否定了社会主义新中国,他们也用同样的手法否定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卓越经济建设。不止于此,林毅夫们提出什么“后发优势”理论⑧,竟然提出耗损能量(国力)以增加重量(GDP)的投机型经济发展模式,他们不仅推动中国经济走向投机并自我毁灭,还推动全球发展中国家一起走向投机和毁灭。在重量法则(GDP)逻辑下,垒灶的不如砸锅的,越是勤俭建国经济评价就越糟,越是王朝末年经济评价就越好。与之迥异,英美新锐经济史专家却在使用能量法则,他们在使用综合国力评价方法重新审视自己国家的历史,他们在使用能量法则重新规划自己国家的发展方向。事实上,如果用能量法则,共和国前三十年综合国力提升是古今中外所罕见的,改革的成就正是源于前三十年积蓄能量的总爆发。只要使用能量法则,共和国历史评价问题将迎刃而解,共和国未来的出路也就渐渐地清晰了。当然,经济史论,也能辩证解释“老路”和“邪路”问题,也就为未来共和国经济发展勾勒出了一条光明的道路。

历史从未完结,史论就是政论,就是国策,就是法律。今天,我国仍然无法抛弃重量法则作为治国原则。GDP崇拜挥之不去,能量法则束之高阁。以耗损共和国能量,去制造重量增长的表象,去牟取利益集团的暴利,三十余年来成了基本的政论、国策、法律。举国蔑视前辈勤俭建国(能量积累),举国以奢靡浮华为光荣(能量损耗);举国嘲讽美欧艰难的能量积累,举国以损耗能量为盛事(发展是硬道理)。山河破碎,雾霾重重,四野荼毒,人心惶恐。史论误入歧途,政论晦暗不明,国策飘忽不定,法律形同虚设。谬论披靡,祸国殃民!

史论者,英雄之论也!史论如斯,国人审美能不扭曲?吕不韦当年去国,就是因为他看透了繁华的阳翟必成烟云。吕不韦尚且知道能量法则,他知道大秦厚积薄发必成大器。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前辈们节衣缩食,积聚了巨大能量,后辈不懂得敬重,反而轻薄诋毁;共和国后三十五年,宵小们贩家卖产,折腾出一点儿转头瓦砾,后辈们却窃以为喜,而不知祸伏其后。史灭矣,英雄落魄,国家岂能不危!

史论,就是一个民族的高度。没有了高度,就没有了远见卓识。一个鼠目寸光的民族,还有奢谈什么伟大复兴?连史都没了,复兴到哪里去?连祖坟都挖了,灵魂将归依何处?一地的转头瓦砾,还敢谬言国学?

无史,则人民弱智。人民弱智,则精英群痴。大清精英群痴,拒绝变法,竞相砸锅;民国精英群痴,结党营私,竞相砸锅。于今,是否精英群痴,老虎苍蝇们应该知道!

史论如山,岂敢造次,只能略论,留待正史。

最后,以毛泽东的念奴娇《贺新郎·读史》结束全文。
 
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①、《春秋》,即《春秋经》,又称《麟经》或《麟史》,中国古代儒家典籍“六经”之一。第一部汉民族编年史兼历史散文集。作为鲁国的编年史,由孔子修订而成。《春秋》经书中用于记事的语言极为简练,然而几乎每个句子都暗含褒贬之意,被后人称为“春秋笔法”。由于《春秋》的记事过于简略,因而后来出现了很多对《春秋》所记载的历史进行详细记录的“传”,较为有名的是被称为“春秋三传”的《左传》、《公羊传》、《谷梁传》。

②、克劳斯·克诺尔(Klaus Knorr,1956)提出的国家实力含义包括经济能力,行政竞争性和战争动员能力。这是最早的综合国力方程,人们已经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实力不仅仅是经济实力,尽管它是国家实力的基础。

③、克劳福德·哲曼(Clifford German,1960)提出国家实力指数方程:

G=国家实力=N(L+P+I+M)

式中N为核能力;L为土地;P为人口;I 为工业基地;M为军事力量规模。该方程是以核能力为中心的国力方程,一个国家的实力是与拥有核武器能力成正比,它反映了在冷战和核时代条件下,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的特殊重要性。实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主要大国都在拼命发展核武器,以其作为最重要的国家战略资源和战略手段。

④、维·福克斯(Wilhem Fucks,1965)提出一个非线性国力方程。该方程考虑三类变量:一是人口规模(P);二是能源生产(Z);三是钢产量(Z1)。其方程为:

M=(P^2)*Z

M=(P^(3/2))*Z1

该方程是以工业化时代的传统资源为基础,其主要国家战略目标是全球获取更多的能源,大幅度提高本国的工业生产能力。

⑤、雷·克莱因(Ray Cline,1975)提出如下国力方程:

P=(C+E+M)*(S+W)

式中C为土地和人口;E为经济实力,包括收入+能源+非燃料矿产资源+制造业+食物+贸易;M为军事能力,包括战略平衡+作战能力+激励;S为国家战略系数;W为国家意愿,包括国家整合水平,领导人能力,与国家利益相关的战略。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国力方程,方程的第一部分是客观实力或硬实力,方程的第二部分是主观实力或软实力,而综合国力是两者的乘积。反映了研究者对软实力的重视,但是如何计算软实力是比较困难的。这种方法曾被美国军方用来评估国际系统的长期趋势。

⑥、美国兰德公司泰利斯等学者首次提出了在后工业化时代衡量国家实力的方法。他们认为传统的指标和方法无法反映信息化条件下的国家实力。文中大量介绍了许多新概念,但是没有给出计算公式和计算结果。

⑦、安格斯·麦迪逊(英语:Angus Maddison,1926年12月04日-2010年04月24日),英国经济学家,格罗宁根大学法学院的经济学名誉教授。麦迪逊出生于纽卡斯尔。他本科毕业于剑桥大学。在麦吉尔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了一段时间研究生,他决定不读博士,回到英国在圣安德鲁斯大学任教一年。1953年,麦迪逊加入了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EC),后来任欧洲经济合作组织经济部主管。1963年,欧洲经济合作组织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麦迪逊任经济发展司司长助理。此后不久,他离开了经合组织,在接下来的15年里做委任咨询,其间包括他回到经合组织工作了4年。1969-1971年,麦迪逊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工作。麦迪逊还担任了各机构的政策顾问,包括迦纳和巴基斯坦政府。此外,他还访问了许多其他国家,而且往往直接向领导人进言,如巴西,几内亚,蒙古国家的政府领导人,苏联和日本的领导人等。这使他获得了对决定经济增长和繁荣各种因素的独特见解。1978年,麦迪逊被任命为荷兰格罗宁根大学教授。2010年,麦迪逊在巴黎西北郊的塞纳-马恩省河畔讷伊逝世。

⑧、林毅夫(英文名:Justin Yifu Lin,1952年10月15日-),生于中华民国台湾省宜兰县,原名林正义,后改林正谊,到中国大陆后再改现名。林毅夫叛逃案的当事人,中华民国政府认定他是通缉中的叛逃军官,其刑事责任永远不会免除。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林毅夫于1978年取得国立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硕士,1979年担任金门马山连连长驻守福建金门时带着机密资料和一只篮球泅水离台至厦门,1982年取得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1986年取得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1993年升任北京大学教授,1994年共同创办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并担任主任,后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亦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至第十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于2005年获选第三世界科学院(现名发展中世界科学院)院士。2008年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资深副行长。林毅夫所谓的“后发优势”,既不是技术优势,也不是管理优势,而是靠低估自然资源和劳动力价格形成的价格竞争优势。林毅夫理论,本质上一种能量消耗理论,是将发展中国家纳入西方全球化的后殖民主义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并不认同林毅夫的能量消耗理论。很遗憾,他的理论在中国成为了显学。

贺新郎·读史 《贺新郎·读史》是毛泽东所写,这首词从人类诞生一直写到社会主义,纵贯几百万年的历史,而着墨仅仅115个字,的确是气象恢宏,古今罕见。这首词最早发表在《红旗》1978年第9期。[1]
 
作品名称
贺新郎·读史
创作年代
现代
作品出处
毛泽东诗词集
文学体裁

作 者
毛泽东
目录
1作品原文

2注释译文

? 词句注释
? 白话译文
3创作背景

4作品鉴赏
1作品原文编辑
贺新郎·读史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⑴,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⑵,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⑶。人世难逢开口笑⑷,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⑸,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⑹,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2]
2注释译文编辑
词句注释
⑴石头磨过:把石头磨成石器。石器时代是人类的“小儿时节”。
⑵铜铁炉中翻火焰:指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青铜器和铁器都要用炉火来冶炼和翻铸。
⑶不过几千寒热:这里作六字句,是此调的一体。赵朴初提出,照词律,这里一般是七字句,当作“不过是几千寒热”,可能写漏一个字。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只经过几千年,和石器时代经过几十万年不同,说明人类的进化越来越快。
⑷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前句用唐杜牧《九日齐山登高》句:“尘世难逢开口笑”。全句指人类过去的历史充满了各种苦难和战争。北宋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会挽雕弓如满月”。
⑸五帝三皇神圣事:传说中国上古有三皇五帝,具体说法不一,总之都被认为是最高尚最有才能的神圣人物。
⑹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盗跖(zhí职),跖被古代统治阶级污蔑为“盗”,后来袭称盗跖,春秋时人。庄屩(jué决),战国时人。当时被压迫阶级的起义领袖。《荀子·不苟》称盗跖“名声若日月”。同书《议兵》称楚国在垂沙一战(前301年)被齐、韩、魏三国打败,将领唐蔑被杀,“庄屩起,楚分而为三四”。流誉,流传名誉。陈王,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他进占陈县(今河南淮阳县),称王。挥黄钺(yuè越),挥动饰以黄金的大斧。《史记·周本纪》曾说周武王用黄钺斩商纣。这两句是用来概括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被压迫人民的武装斗争。[3]
白话译文
与猿拱手作别进化到了原始社会人类犹如呱呱坠地,再经过磨石为工具的石器时代人类进入了少儿时期。炉中火焰翻滚,那是青铜时代, 也经过了几千个春夏秋冬。纵观历史,也如人这一生多半忧愁少开怀。尽是征战杀伐弓箭疆场。这大好河山哪一处没有战争没有流血。
一部历史读罢,我已满头白发,我自己的人生也走到了暮年。回顾起来不过是那些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什么王侯将相功名利禄,有多少人为其白首执迷。那些所谓的英雄人物难道是真风流?我看不尽然。盗跖、庄蹻、陈胜、吴广这些敢于揭竿而起挑战统治者的权威的人,那才是真豪杰。[1]
3创作背景编辑
这首词发表于1964年春,根据原在毛泽东身边做医护工作并帮他保存诗稿的同志的回忆。1964年春,人民经过艰苦奋斗,度过3年经济困难时期,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科技、军事战线上均呈现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举世瞩目。面对大好形势,毛泽东展读史籍,纵览万古,雄视千秋,在高度概括人类发展历史的同时,更借古颂今,书写了这首《贺新郎·读史》。[4]
4作品鉴赏编辑
此词风格豪放、气象雄浑,更复庄而不板、谐而不谑,其历史跨度,纵贯古今,对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予以概括描绘并深刻评弹,写得博大宏阔,却又似在诙谐谈笑间,隐寓着智者的卓识、仁者的义愤、勇者的信念。
上阕说出人类刚诞生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刻。表面写轻松,只是人与猿作了一个揖就从此分道扬镳了一般。“揖别”用得极为形象,而富有谐趣,“人猿”却显得很巨大,富有深沉遥远的历史感,漫长的人类的“蒙昧时代”,人类发展最早的阶段——石器时代。成长过程中的儿童时代。一个“磨”字让人顿生漫长而遥远之感,而“小儿时节”让人感到诗人对人类的把握是那么大气又那么亲切,这一句有居高临下之概,也有往事如烟之叹。
第四、五、六句,诗人仅用了三句就交待了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入了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铜铁炉中翻火焰”一句写得既形象又浓缩,仅此一句就把火焰中青铜之光的象征意义写出来了,人类随着铜与铁步入了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但若要问这一具体时间,却不易猜得确切,不过也就是几千年的春夏秋冬。
“人世难逢开口笑”一句化用杜牧《九日齐山登高》诗中一句:“尘世难逢开口笑”。但诗人在这里化出了新意(此句本意是指人生欢喜少悲伤多,也就是哭多笑少,恨多爱少),此句中注入了革命与阶级斗争的含意,诗人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所指出的:“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面对如此严峻的斗争,人生当然难逢开口笑了。而且还不仅仅是“难逢开口笑”;还要在人生的战场上一决生死,剑拔弩张,这是指具体的生死存亡的阶级斗争,是指革命是暴动,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自然会有牺牲,会有鲜血。人类的历史充满了血腥与残杀,在此喟叹出二句:“流遍了,郊原血。”鲜血只能不断唤起革命者的斗争,革命者面对鲜血岂能笑得出声来。
下阕用一句“一篇读罢头飞雪”就艺术性地浓缩了诗人自己一生读历史书的情形。诗人从少年到老年一直潜心读史,不知不觉一下就满头青丝变白雪了。这句诗也透露了诗人对人生、对历史的感慨,真是人生易老,一刹那青春即逝,转眼就是暮年。
只记得些斑斑点点,那也不过是几行陈年旧事而已,“五帝三皇”的神圣伟业,多少人世间匆匆的过客。到底有几人风流人物?诗人虽用的问句,但意思却是所谓正统史书上所赞誉的风流人物都是伪风流人物。诗人的眼中,真正的风流人物是那些被所谓历史斥骂的人物,如盗跖、庄蹻、陈胜,这些农民起义的领袖,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他们揭竿而起,反抗剥削阶级,是赫赫有名的造反英雄。
最后二句,诗人沉浸在吟咏历史的情景中,歌声意犹未竟。诗人终于拨开历史的迷雾,剔除了伪英雄,找到了真英雄时,不觉已是东方曙色初露了。“东方白”一句,有二层意思,一是指诗人吟咏此诗直到天亮,犹如李贺《酒罢张大彻索赠诗时张初效潞幕》诗中一句:“吟诗一夜东方白”。二是喻指中国革命的胜利,为历史谱写了新篇章,犹如旭日东升,势必光华万丈。[5-6] 参考资料
?1. 毛润之.《毛泽东选集》.邯郸创建的晋察冀日报社印刷 :人民出版社,1944:第132页 .

?2. 贺新郎·读史(1964年春) .中国青年网[引用日期2014-10-14].

?3. 王玉孝 等.《毛泽东诗词》: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12-1 :第152-153页 .

?4. 刘先银 等.《毛泽东诗词》:西苑出版社,2008年版:第140页 .

?5. 潘强恩 等.《毛泽东诗词全集赏析》:延边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28页 .

?6. 吴正裕 等.《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96-98页 .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3049&page=2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