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侠博客

天堂在左边,人间在中间,地狱在右边。

 
 
 

日志

 
 
关于我

昨日之我,已经寂灭。 明日之我,相未生成。 今日之我,呼吸之间。 活在当下,阿弥陀佛。

网易考拉推荐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根本是把按劳分配作为第一财富分配原则  

2012-12-29 21:54:25|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简单,只要真正贯彻按劳分配的原则,就没有贫富差距问题,没有内需不足的问题,没有经济增长乏力的问题。中国现在分配的原则,第一是按资分配,第二是按照权力大小分配,第三是按照资本和权力结合的程度分配。那些手中仅有资本,不知道贿赂权力的有钱人挣钱不容易;只知道玩弄权力,不知道和资本狼狈为奸的当权者,也不是大富。只有那些把权利和资本结合得天衣无缝的家伙是才最暴富者。只要取缔以上三个财富分配原则,天下自会安宁。可是,当局怎么会答应呢?消灭以上三原则,就等于要修正主义的命;要资本主义的命;要私有制的命(非公有制经济),要市场经济的命,要帝国主义的命。国内外一切与劳动者为敌者均不会答应。

 

财富的按劳分配原则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之上,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之上只能是按资分配,封建社会的私有制之上只能是按权分配,修正主义社会(社会主义被阉割)的私有制之上只能是按照权力和资本勾结的程度分配。封建社会的按权分配使财富的分配建立在强权统治之上,资本主义社会的按资分配使劳动者获得了相对自由,但是资本家只给劳动者支付劳动力价值的报酬,相对于劳动者创造的价值,劳动工资是极小部分。修正主义社会的按资权分配使劳动者忍受双重压榨。公权力私有化使政府成为特殊的利益集团,它利用货币发行权力不断贬值货币,利用对垄断资源的定价权力不断地提高价格,利用行政权力提高收费标准,利用征税权力扩大征税范围和提高税率标准,使劳动者成为仅仅依靠劳动难以支撑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必须靠负债维持。公权力资本化使政府和资本家成为市场上相互满足的偷情者。于是潜规则大行其道,社会道德沦丧,市场规则仅被专家教授用来糊弄学生概念,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资本家才不相信那些东西,他们善于兴风作浪,鲸吞财富。

在修正主义者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骗人的鬼话。第一,权力的拥有者不答应。他们的理论是如果他们的收入低,就会产生腐败现象,就会危及国家的政权,所以要学习新加坡政府的“高薪养廉”政策。实际上他们拿上了高新,腐败现象却越来越严重,现在要他们降低收入,比要他们的小命还要难,关键是他们是政策的制定者,能个自己身上的肉吗?第二,资本的拥有者不答应。资本最大的本性就是获利,能少给劳动者一分钱,绝不的后给一分钱,能推迟一天付工资,绝不提前一天付工资。压低资本家的利润,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水平必须要建立强大的工会,而我们的工会是政府的附庸,已经被资本家收买,不是工人的组织,是出卖工人利益的工贼。当前格局下工人薪酬不可能被资本家主动提高。第三,帝国主义不答应。引进外资政策使国际资本如鱼得水,在中国市场快速攻城略地,扩张实力,他们的丰厚利润是建立在对中国工人压榨的基础上,要从他们口中抢食无异于缘木求鱼。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骗人的鬼话。因为按照权力分配和按照资本分配的格局不改变,劳动者被压榨的程度这能越来越大。社会保障制度只能保障底层劳动者最低生活标准,以便劳动力简单再生产能继续进行,为资本和权力继续压榨提供条件。税收制度改革所集中的财富为特殊利益集团享有,底层劳动者很难分享发展所带来的好处。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把劳动者排除在外,由被收买的精英集团进行所谓的顶层设计是骗人的鬼把戏。精英们善于玩花招,用晦涩的理论,邪乎的语言欺骗人,频频制造希望,但只听雷声响,不见雨点落。其实用阶级分析的照妖镜看一看他们屁股所坐的凳子,就会知道他们要放什么屁。

                                   西安财经学院         王大侠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