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侠博客

天堂在左边,人间在中间,地狱在右边。

 
 
 

日志

 
 
关于我

昨日之我,已经寂灭。 明日之我,相未生成。 今日之我,呼吸之间。 活在当下,阿弥陀佛。

网易考拉推荐
 
 

回乡省亲见闻  

2010-02-22 08:46:36|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姨打电话说母亲不慎摔伤,我早早于农历12月20日回老家看望母亲。 幸好,母亲身体没有大碍,休息几天就恢复了。

    和往常一样,我回到老家总要和儿时的伙伴聊一聊家常,谈一谈农村的新闻。我感到农村的变化很大,有好的方面,也有让人担忧的地方。好的变化有:有三分之一的家庭盖了砖混结构的一层半(200平方米)或两层半(300平方米)的新房(还有三分之二的家庭住在土木结构100平方米的房子);村里打了水泥路面;国家给村里六十名贫困人口每年有近千元的补助;少部分农户发展果业(种植猕胡桃和黒李子)初步获得效益(多的每年收入在5万元,少的每年收入在万元左右),种粮农户在一半左右,还有一批人在外搞经营或打工,他们是村子最富有的人;个别家庭购置了小汽车、太阳能热水器,修建了洗澡间、水冲厕所。

    令人担忧的事也不少。平时呆在村子里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小孩和没有技能的妇女,轻壮年都到城里打工挣钱去了。留在村中的老人和妇女多数人以打麻将度日,少数年纪稍大的老人和妇女从事家庭种植和养殖(养兔)。平时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找人帮忙成了困难。好在一些地方成立了红白喜事服务队,对用户提供专业服务。但这些总要不菲的的开支,困难的家庭就请不起服务队。红白喜事还好办,村里出了紧急的事,没有人去应付。比如发生火灾,村子里是找不到救火的人。北方的农村的房屋属于土木或砖木结构,并且家家相连,一家着火,可能烧毁的不是一家,而是几十家房子。

    村里公共建设的资金来源主要靠上级财政拨付,村民对集资很反感,担心村干部贪污。反感归反感,大部分人还是能交齐公共建设集资款,但个别村民以自己的宅基地或承包地等遗留问题为要挟,拒绝缴纳,对此村干部无可奈何,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此风助长了刁蛮之气,公益事业集资越来越困难。目前公益事业几乎无人问津,村干部除了分发上级的救济资金和衣物、收取宅基地费用外,基本休闲。二十年前的干部除了“催粮要款,刮宫流产(计划生育)”,还调节村民纠纷,现在农业税取消了,村民自觉生育了,青壮年劳力进城了打工了,纠纷减少了,村干部无事可干,只想着如何鼓满自己的腰包。

      如今有能力的人不愿当村干部,一是怕村里的难缠户(霸道的人),怕出力不讨好。二是没有时间,怕影响自己的利益。没有能力的人但有势力(地痞流氓势力,黑恶势力)的争着当村干部,在村干部选举之前,到处许愿,甚至掏钱买选票,一旦当上村干部,过去的许愿一概不提,想着法子为自己、为自己的家族、为自己的小圈子谋取利益。比如确定领取国家补助的困难户的名单,谁和村干部关系好,谁能够领了救济向村干部进贡,谁就能拿到财政补助,而那些真正的困难户却领不到国家救济。农村的政权落在地痞流氓势力的手中,村民成为“干部”捞取国家利益利用的对象。

    现在村民的心散得很厉害,只要不直接涉及自身利益,村干部干什么事,村民几乎不管,甚至对村干部贪污国家钱款也漠不关心。他们说:只要村干部能从上面弄到钱,贪污让他人家贪污去,反正不是咱自己的钱。听说村子从上面弄了90万元,村民集资5万元,村里修水泥路面花了70万元,25万元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村民不仅不不责问这笔钱的去向,还赞扬村干部本事大,给村子办了好事。我不知道容忍纳税人的钱流进个人的腰包,国家机器要保护谁的利益?

    过去农村宅基地的分配按照家庭人口多少进行,现在不一样了。家里只要有男丁,即使是吃奶的婴幼儿,也要宅基地。更有甚者,一、二十年前离开了村子吃了商品粮,在城里买了房的本村男丁也要宅基地。村干部只管收钱,只要给了钱,就批给地皮。和十年前相比,村子的面积至少扩大了一倍。如此这般,国家规定的18亿亩耕地面积能保住吗?

    过去那个村民存在生活作风问题,村子里总会传的沸沸扬扬,给当事人带来巨大的压力。现在不一样了,大家见怪不怪了。即便是未婚的女子做了伤风败俗的的事,也不会没有人看不起,而成为嫁不出去剩女。只要能挣到钱,什么也不重要。有一个从城里发展回到村里的未婚女青年,不小挂烂了300元买的一条裤子,邻居大嫂说:补一下还可以穿。女青年说:不要了,我出去一个晚上就可以挣一条裤子。乖乖,她丝毫没有把卖身看成是羞耻的事,竟毫无顾忌的向人炫耀。

    村子里道路硬化所需要的巨额资金,大部分村民拿不出来,其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在外面搞经营,发了大财的人向村子捐赠,这部分资金数量很少。二是在外面当了大官,利用手中权力,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乡村的政策环境下,把家乡建设列入“新农村建设项目”,申请到国家财政资金。这部分资金是农村道路硬化的主要来源。既然钱是这些人弄来的,道路就要写到他们的家门口,至于是否不符合乡村规划就是次要的事情了。不仅如此,既然这些能人能弄到国家财政建设资金,村民集资向手握项目审批权的官员和跑项目的人送礼那就免不了,村干部也不能白跑路,多少也会分到一些。 现在村民最崇拜的是那些在外面发了大财,当了大官的人。大年初一,村民敲着锣鼓,打着彩旗,鸣放鞭炮,到这些人家里去拜年,感谢他们给村子做了贡献。过去大年初一村干部要到军烈属家里去拜年,现在由于当兵至少向有关的人员送2—3万元的礼,村民感觉不划算,没有人服兵役了,村里也就没有军烈属了。

    在这里有必要提一下,香港有一个基督教基金会在西部农村建设中也发挥了作用。在人畜饮水、道路、桥梁建设、乡村小学修缮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他们也把基督教文化在西部农村传播开来,道路两旁大大小小的教堂就是基督教文化传播的阵地。

    不足一千人的小村庄,有两个神汉和两个神婆,他们家里挂满了“有求必应”“神灵感应”的锦旗和牌匾。村民生了病不是先去看医生,而是去找他们瞧病,这自然少不了要付给神的脚马(神婆神汉)一定的费用。谁家找不到小孩,丢了东西,村民不报警(报警没有用,警察没有时间管村子里的事),先要去找神汉神婆帮助。

    北方的乡村春节期间有家家户户贴年画的风俗,让我惊异的是不少村民把毛主席像请回了家(村民把购买主席像从不说是“购买”,就像他们从不说“购买”门神、灶神,而要说“请”门神、灶神一样,他们要把毛主席“请”回家)。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把主席像贴在最显眼的位置?他们说:毛主席是农民的贴心人,一切牛鬼蛇神都怕他,把毛主席请回家,可以保一家人一年四季都平安。

    以上点点滴滴是我在家乡的一些见闻,反映了市场化大背景下农村的巨变。一方面,物质财富增加了,农民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了,农村面貌改变了。另一方面,农村“三股力量”(黑恶力量,资本力量,宗教宗族力量)迅速扩张,它们占领者农村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它们既各自发展,又相互勾结利用,使中国乡村快速市俗化。在“三股力量”的共同挤压下,农民特别是青年农民丧失基本的道德评判标准,荣辱不分,好坏不辨,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爷。农民对于来自外部的巨大诱惑和压力,一方面表现出接纳欢迎的态度,毕竟吃穿不用愁,生活越来越方便。另一方面,又表现出无奈何、不安和恐慌,他们不相信党组织,而求助神的保佑,甚至把他们的大救星——毛主席,抬出来保佑平安吉祥,驱除妖魔鬼怪。政府如果不从根本上保护农民的根本利益,分析农村政治力量的角逐,而一味的采取输血和所谓的和谐社会建设——和稀泥的政策,喂肥的只能是“三股力量”,饿死的只能是衣食父母。当然政府也就成了“三股力量”的政府。过去国民党政府在农村不就是“三股力量”的政府吗?前车之鉴,不可不鉴啊!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