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侠博客

天堂在左边,人间在中间,地狱在右边。

 
 
 

日志

 
 
关于我

昨日之我,已经寂灭。 明日之我,相未生成。 今日之我,呼吸之间。 活在当下,阿弥陀佛。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是谁的  

2009-05-19 21:21:53|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是属于谁的?是穷人的,还是富人的,或者是两者共有的?回答当然是大家的,所有来到城市的人都在享受着城市,城市是公众的。

  富人在城市中拥有住房,拥有无穷的乐趣和各种五花八门的享受。而穷人,至少可以捡到一些垃圾,或者出售自己的手工制品和农副产品,或者为城里人提供服务等以维持生计。穷人累了的时候可以在公园里坐坐,富人可以在林荫道上遛狗;富人在豪华酒店里吃饭,而农家的姑娘可以通过端盘和洗菜赚到一些小钱;城里的菜场很大,穷人买不起高档菜,但至少可以在门口的地面上捡到一些丢弃的菜叶。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城市是大家的,不是专门属于穷人的,而是属于公众的。

  城市里有法院、公安、交警、城管,这些国家的机关,当然也理应是公众的,但是有些情况和现象,甚至于很多方面都表现为只属于富人和官员,而不属于穷人。举个例子,城市的人行道,当然也是属于公众的,谁都可以在上面走过。我们经常看到人行道上看到许多车子停放在人行道上,大多是轿车,无疑都是富人和官员的。他们要怎样停放就怎样停放,就像停放在他们自家的院子里一样,而将车子停放在小区、公园和人行道绿化带的现象也十分严重。但我们随时可以发现,那些疲于奔命的流动小贩,他们推着手推车,或者三轮车在街道的暗角里出售水果、出售小百货、烧烤食品等。他们一方面为城市里的为数众多的穷人们提供廉价的生活必需品和食物,另一方面又被富人们看作是眼中钉和肉中刺,因为他们认为影响了市容和破坏了环境卫生。在这一点上,富人、官员和城管监察的看法是一致的。因此城管监察部门打击流动摊贩十分卖力。

  城市的人行道,城市的公园,城市的一切设施,虽然是公众的,但是贫民只能在官员和富人的许可下从事一些对他们有益的服务和劳动,而不能对他们的行为有任何的妨碍,否则就会受到限制。比如西安市在二环以内禁止摩托车行驶。城市的道路是大家的,为什么就只能让轿车跑,就不能让摩托车跑?说摩托车事故多,其实在城市道路上,轿车的事故比摩托车更多。说白了还是摩托车影响了富人的轿车的行驶速度,所以官员和富人就要限制。由此看来,城市并不属于贫穷的人们而是属于富人的。

       日前,北京市因一名城管人员被小贩刺死,引发了一场是否要制定更严厉的法律来加强城管执法手段,使之能采取有效措施来防止小贩们的“暴力抗法”的争论。据说,北京市政府出台专门规章,让城管人员也像武装警察一样,头戴钢盔,身着防刺背心等,大有以暴制暴的势头。城市管理中,城管人员与被管理者为何发展到如此对立的地步?是政府管理职能和管理理念出了问题,还是管理人员出了问题,抑或小商贩出了问题?

  我看根本问题还是城管的职能和理念出了问题,是因为城市管理者对城管人员提出一些脱离实际、不合时宜的城市管理要求:如不让农民西瓜等季节性很强的农产品进城,要消灭城市的小商贩,驱赶城市的外来人员和流浪乞讨人员等。对于小贩们来说,城管砸的是他们的饭碗,他们还能怎样?你不让我活,我只有和你拼了。北京城管人员被刺死,小商贩没有错,城管人员也没有错,错就错在这个城市的管理者取缔了小商贩的生存空间,制定了消除小商贩的法规制度,城管人员成为不平等制度的殉葬品。

  城市禁止小商贩和驱赶外来人员,目的主要有两个:为了城市的秩序和城市的“形象”。为了这样的目的就要消灭小商贩和驱走外地人和流浪人员吗?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随着市场经济的推进,城市化的规模和速度大幅提升。大量人员流入城市谋生,但是城市并没有打算接纳他们。小商贩的生存权利被无情的剥夺,穷人在城市道路上驾驶摩托车的权利被无情剥夺。

  我国公民有一项重要的基本权利被学者和政府忽视了,就是经济自由权利。根据我国政府签订并批准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人人应有机会凭其自由选择和接受的工作来谋生的权利”,即公民有从事经济活动和选择职业自由。政府有权对经济活动进行管理,不是限制和取消,而是使它有序化和不损害他人和社会。如小摊贩占道影响交通,就可以让他们到不影响交通的地方,或政府提供有关场所;小摊贩不合卫生标准,就应按卫生标准加强检查,保证卫生安全;小摊贩搞欺诈,卖假冒伪劣,就应加强质量检查等。这就是城市管理,仅此而已。

  至于小商贩、叫卖影响城市形象,就要消灭他们,这是更荒唐的。即使世界上最发达、最现代化的城市,也没有消灭城市街头的摊贩和流浪者。无论是纽约伦敦还是巴黎,都有小摊贩、集市、夜市、周末市场、跳蚤市场、庭院销售等为城市个体经营者提供自由经济活动的场所。我们的城市要消灭各种商贩、摊点,管理者没有这样的权力,这样做也是不明智的。

  城市属于谁?城市不是城市管理者的城市,也不只属于户籍在城市的人,而是每个人的城市。所以城市的管理者没有权力依其所好恶,不顾大众利益而强行取缔什么。如果每个居住地的居民都可以随意主宰他所在的地盘,那不就占地为王了么?所以现代社会,每个地方都必须遵守公共规则,而不能以地方性的好恶,来限制他人的权利。

  既然经济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城市管理者就必须转变观念,政府没有权力取消和不当地限制公民从事经济活动的自由和生存权利,更没有权力制定“法律”,采取强制暴力手段去清除街道、社区和一些场所的经营者。在一个现代文明国家,暴力的强制手段,限制公民基本权利的法律,剥夺公民财产的行为(城管动不动就没收工具),永远应该得到最严格的限制。那些呼吁城管执法手段不力,要强化权力和暴力的政府官员和学者们还需要了解一点法治政府的常识。

  如果政府建设城市的目标是:富人的乐园,穷人的地狱,或者打着“人民城市人民建”的幌子,让城市而以剥夺穷人的生存权力为代价,只为官员和富人服务,穷人有足够的理由打烂维护城市的工具。有一个叫杨佳的年轻人因上海市容不下其最低生存需要和尊严,以连杀6名警察而闻名。当局对此应当对此慎思之,明确城市属于谁?属于人民,还是属于精英?不回答这个问题,或着只干不说,警察这个职业竟变成中国最不安全的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